毛很浓密超多黑毛的少妇

作为文人,能写出“最恨人间累功名,千古只贵一片情”的佳句 ,更敢为红颜舍弃江山。”  但最后 ,我还是只有我自己。